已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3.25被裁员12岁阿里员工获赔30万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就上诉人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与何xx劳动争议案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法庭判决。 自第一日起七日内向何xx支付经济补偿金249,421元并支付代通知金50,342元,并驳回何xx及阿里公司的其他索赔。

方案合同_合同方案书模板_合同方案确认/

一审中,原告阿里主张:

阿里巴巴公司无需向何xx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21034元和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50342元。

事实及理由:2006年3月9日,何冬梅加入阿里巴巴,担任客户经理。 双方于2014年9月2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18年4月20日,何冬梅出具了上期(2018年1月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绩效改进计划》,绩效评分也是3.25B,并有签署的不称职确认书工作。 同时,对下一期间(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的绩效要求也进行签字确认。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公司为何xx安排了培训,但何冬梅明确拒绝参加培训。

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何冬梅也未能达到《绩效改进计划》中的绩效要求,仍不能胜任工作。 2018年8月29日,阿里巴巴公司向阿里巴巴集团工会征求意见,工会对终止的决定没有异议。 因此,阿里巴巴向何xx发出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告知其不胜任工作,经培训或调动后仍不能胜任工作,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最后一个工作日为2018年8月31日。基于上述事实,阿里巴巴的终止是合法的。

被告人何xx声称:

撤销浙杭滨江劳动仲裁(2019)第563号裁决;

阿里巴巴2018年8月至2018年9月10日支付工资50345元;

阿里巴巴因违法解除合同支付双倍经济赔偿591,696元;

阿里巴巴支付股权403403元(何冬梅工作期间表现突出的奖励)。

事实与理由:

首先,(2019)第563号仲裁书认定何xx的行为事实不清。 何某某于2006年3月9日加入被告,担任客户经理,共签订四份劳动合同,最后一份为2014年9月2日签订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何某某的工资为底薪3500加元。佣金为4%至12%。 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何xx月工资分别为48634.26元、66883.33元、33966.04元、93627.48元、34800.13元、39276.43元、50341.64元。 从上述薪资情况可以看出,何xx并不是一个绩效考核不佳的人。 但仲裁委员会对何冬梅考核3.25B的真实情况并没有深入了解,对何冬梅的真实工作和考核情况也没有整体了解。

其次,阿里巴巴提供的“绩效改进方案”被仲裁委员会错误认定。 为了将何冬梅赶出公司,2018年4月20日,阿里巴巴在何冬梅参加贵阳优秀业务人员旅游奖励活动时,以胁迫手段迫使何冬梅签署方案,为解约埋下伏笔。劳动合同的。 该证据内容相互矛盾,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三是阿里巴巴对何xx的绩效考核存在严重造假。 《绩效提升计划》要求何冬梅在原来要求每月签6个新订单的基础上再增加4个新订单,而何冬梅实际完成了6个订单。 除了新签约工作,何冬梅还有后期客服、老客户续约等业务考核,而不仅仅是新签约考核。 而何冬梅的工作名列员工前十名。 阿里巴巴突然要求何冬梅业绩增长50%,显然有悖常理,无法完成。

第四,仲裁委员会未提及何冬梅提供的排名以及对其优秀表现的股权奖励证据,这是错误的。

第五,何xx拒绝阿里巴巴要求的培训,合理合法。 因为阿里巴巴安排的培训是针对新招收的学员,而且时间也是晚上十点以后。

第六,员工在工作期间以绩效形式获得的股权属于工资的一部分,属于劳动仲裁的范围。

第七,仲裁函中确定的何xx的工作地点和工资支付地点有误。 何冬梅于2014年9月2日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同意到佛山工作。 就业十几年,何冬梅一直在广州、佛山两地工作,社会保险在广州缴纳。 经济补偿按照上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支付。

第八,阿里巴巴应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进行赔偿。 请求法院依法作出裁决。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

1、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何xx支付经济补偿金249,421元;

2、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代通知何xx支付人民币50342元;

3、驳回何xx的其他主张;

4、驳回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为10元,由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和何冬梅各承担一半。